李逵劈鱼棋牌游戏平台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章太炎在毕节的逸闻趣事
章太炎在毕节的逸闻趣事
作者:文|李逵劈鱼棋牌游戏平台 程 红  发布日期:2020/3/24 阅读次数:
年轻时的章太炎(资料图片)
  《毕节地区通志》(毕节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方志出版社2019年10月出版)38页记载:“民国六年(1917),滇黔联军总司令唐继尧率部援川,进驻毕节。”1917年11月,唐继尧率部进驻毕节时,护法军政府大元帅府秘书长章太炎亦随同前往。
  《毕节地区志•大事记》(贵州省毕节地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贵州人民出版社2004年11月出版)46页记载:“章太炎奉中华民国大元帅孙中山委托,以护法军政府特别代表身份,持元帅印证,取道越南赴昆明,劝说唐继尧受军政府调度,并随唐继尧到毕节,建立3省军事总部,不久,改为靖国联军总司令部,指挥川、滇、黔3省。”
  章太炎,清末民初民主革命家、思想家、著名学者,一生桀骜不驯,言行举止惊世骇俗,被人视为“疯子”“天生的怪人”。章太炎为何赴毕节?留下哪些逸闻趣事?记者钩沉多方史料,采访诸位方家,还原这一史实。

  西南之行
  1917年9月1日,护法军政府在广州成立。9月10日,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军政府海陆军大元帅,痛斥北京政府拒绝恢复《临时约法》和国会。广州军政府成立后,南北形成对峙局面,护法运动正式开始。
  在人事安排上,非常国会选举伍廷芳为外交总长,唐绍仪为财政总长,孙洪伊为内政总长,张开儒为陆军总长,程璧光为海军总长,胡汉民为交通总长,任命方声涛为军政府卫戍总司令,李烈钧为军政府参谋总长,许崇智为大元帅府参军长,章太炎为大元帅府秘书长,叶夏声、马君武、罗家衡、张伯烈、平刚等十余人为大元帅府秘书,吴景濂为大元帅府高等顾问。
  滇系军阀唐继尧拥护护法,在孙中山的推荐下,非常国会推举其为护法军政府元帅。然而,唐继尧于9月7日、8日先后给孙中山和非常国会发来电报,谢绝出任护法军政府元帅的职务。孙中山多次给唐继尧发去电报婉言相劝,唐继尧仍固执己见,不为所动。
  章太炎见此僵局,乃主动请缨,想去云南宣传护法主张,做唐继尧的工作。孙中山劝以“不当先去以失人望”,章太炎表示愿为护法军政府争取外援,到云南督促唐继尧整合西南强大基础,倾力北伐。孙中山最终同意章太炎以护法军政府特别代表的身份,到西南斡旋,劝唐继尧就职。
  章太炎西南之行,还有一个原因。中国民主革命家、曾追随章太炎的刘禺生在《章太炎先生在莒录》(刊发于1936年9月《制言半月刊》第25期,参见赵椿主编《唐继尧研究文集》,云南人民出版社2011年10月出版)记载:“先生任大元帅府秘书长,薄书繁琐,既所不屑,议事又常与展堂不洽,乃请赴滇、川等省,宣播护法之旨。中山韪之。”民国史研究专家伍立杨在《潜龙在渊——章太炎传》里分析说:“太炎和汉民,远则可以互为呼应,近处却不免扞格纠纷。这也是他西南行的一个动因。”胡汉民是第一批同盟会成员,是孙中山最倚重的笔杆子,说他“学问道德,均所深信”,为孙中山打理文书后勤之类事务。而章太炎对各种琐事函电、繁缛细碎的事情,比较不屑,甚至有些反感。因此,胡汉民常常插手分外之事,也常使章太炎不悦。
  1917年9月下旬,章太炎率领议员5人、随员2人出发,带着元帅证书、印信和有关文件,由广州、香港,取道越南赶赴昆明,随行者有平刚、郭宇镜、吴宗慈等人士。当时,章太炎易名张海泉,以顺利办理护照,躲过北京政府和法国领事的耳目,安全通过越南海防,9月25日抵达昆明。1917年9月28日出版的北京《益世报》刊载消息《章太炎已抵云南》,云“非常国会代表章太炎及议员五名已于二十五日行抵云南”。
  孙中山对章太炎亲赴云南敦劝唐继尧就职极为重视,多次发电报给章太炎,请其“速为劝驾”,“望蓂帅速出宜昌,趋武汉,下游响应者必群起”。唐继尧热情招待章太炎,但拒绝出任护法军政府元帅,只愿以“滇黔靖国联军总司令”的名义参与护法战争,将除驻粤滇军以外的七个军与奉黔督刘显世之命入川协同滇军作战的黔军第一师组成滇黔联军,并自任联军总司令,在毕节设立行营,亲自指挥滇黔联军进攻四川。

  辗转毕节
  1917年11月4日,唐继尧移驻毕节,亲自督战。随员们直接前往重庆,章太炎任务尚未完成,为继续争取唐继尧的支持,随其转往毕节。唐继尧特聘章太炎为“滇黔靖国联军总参议”,一同前往毕节。刘禺生在《章太炎先生在莒录》回忆道,“同行赴毕节者,尚有桂籍议员王乃昌。某次因议事与先生忤,先生乃操杖击之”。
  出发时,章太炎口占《发毕节赴巴留别唐元帅》二首(见《章太炎政论选集》,章炳麟著,汤志钧编,中华书局1977年出版)赠唐继尧。
  (一)
  旷代论滇士,吾思杨一清。
  中垣销薄蚀,东胜托干城。
  形势稍殊昔,安危亦异情。
  愿君恢霸略,不必讳从横。
  (二)
  兵气连吴会,偏安问汉图。
  江源初发迹,夏渚昔论都。
  直北余逋寇,当关岂一夫?
  许将筹箸事,还报赤松无?
  第一首诗以明朝名臣杨一清[字应宁,号邃庵,云南安宁人,成化八年(1472)进士,为官五十余年,官至内阁首辅,号称“出将入相,文德武功”,才华堪与唐代名相姚崇媲美]的事迹比赞唐继尧,暗指唐继尧护国起义,再造共和,使日月重光;镇守云南,使边境安固。第二首诗以史为喻,勉励唐继尧,希望其能辅佐孙中山扶义,成为西南诸将的领袖。
  当启行时,章太炎派人特制一面很大的旗帜,上书“大元帅府秘书长”七个大字,字迹显眼,借此表示自己虽然表面接受“滇黔靖国联军总参议”的职务,实际上却没有就职,且旗帜面积超过唐继尧将旗三分之一,以显示其地位更高。唐继尧副官见此情形,急向唐继尧汇报。唐继尧笑而不语,还让副官随同章太炎先行,一路上照顾生活起居,而他自己则缓行一步。
  从昆明往毕节,章太炎行路随兴所至,或多行二三十里,或少行一二十里。《章太炎先生在莒录》记载:“滇黔旅行,非在正站,则食宿均不便,兵站供应均设正站,故大军尤应接站行。先生则随兴所至,或多行二三十里,或少行一二十里;且常索白兰地酒、大炮台酒,曰藉以驱瘴,不能得,则大怒。蓂赓乃至站,必遣询副官长以太炎先生起居,或因逾站行,或尚未到站,故副官长常受窘,致被申斥,及抵毕节,副官长对人言:‘此行之罪受尽矣。’然先生对此副官长,颇有相当报酬,尝为其父母题墓碑,及书应酬字,有求必应,副官长亦常以此自豪也。”
  章太炎离开昆明,取道曲靖,1917年11月15日晚抵达威宁。11月16日,章太炎在威宁给孙中山发电报,报告四川军政的情况,电文如下:
  “昨晚抵威宁,由蓂帅交到钧处所寄刘存厚任命状一纸。刘至今态度尚未明瞭,其不下降者抗者均有。吴(宗慈)、王(湘)两使已入成都,现亦尚无书来。各方民党运动,响应则尚烈也。刘事拟俟至泸州后酌量办理,至时当再告电。张煦于数日前宣告独立,均与滇军一致行动。传闻熊锦凡与黔军已约定响应,滇军在自流井一带,本迭获大胜利,嗣因退军不善,为敌所乘,不无损失。永川一带,与朔军连战七八昼夜,已占得其第一防御线,周、钟两军所部,残留无几。惟自七八日来,永宁一带,电线被毁,近情因以不明。大约滇军赶速集中泸州,黔军(王文华军长于四五日前由贵阳启程赴綦江)日内亦可开始攻击,将来不难取得重庆,此为川中近日大概情形也。川人与滇恶感太深,各处散处之军民,辄起而与滇军为难,最为可虑。炳麟拟至泸时,别设军政府驻川临时办事处,请公任炳麟为临时办事全权委员(任命状外加一公文)。并另文声名,凡川中军政、民政、财政、外交等事,由全权委员就近承商唐帅便宜处理。又电唐帅及刘,亦声名此节。此外请任命郭同、王乃昌两人为办事处参赞(四劳军使当然招致同处办事)。如此,以五省之联合,使四川就范围;以军政府之名义,使川人平意气;则滇无占川之嫌疑,川无降滇之惭愧。可以融洽川、滇两军,免生冲突,更可使军政府实力及于川中。鄙见如此,乞公于得此书后,即以电令发表,约计炳麟到泸,亦当在此前后也。”(见《孙中山在护法时期有关川事往来电文》,载于《四川军阀史料》第二辑,四川人民出版社)电文所报有三端:一是川军、黔军与北军交战的状况;二是分析川滇军政;三是请求孙中山对章太炎加以委任。因章太炎在威宁逗留时间短暂,而且山间行路,费力劳神,孙中山未及时回电。
  在毕节期间,章太炎多次做唐继尧的工作,劝其就职,未果。1918年,“川中军事生变化,熊克武遣使请蓂赓移节重庆,以便指挥”(《章太炎先生在莒录》),唐继尧乃请章太炎先赴重庆,与熊克武商量军事。1918年1月10日,章太炎抵达重庆。1月16日,孙中山发给章太炎电报,指示他和熊克武、黄复生、卢师谛等人面商一切,并鼓励他们破除顾忌,提兵进取。至于川中军政人事,也让章太炎和他们商量后密复。

  借酒浇愁
  唐继尧和章太炎到毕节后,毕节福建商会在少白楼[毕节名厨李春庭于清朝光绪二十五年(1899)创建]为其接风洗尘。章太炎借酒浇愁,不仅应邀为毕节天后宫刚刚落成的大殿题写楹联“向四海显神通,千秋不朽;历数朝受封典,万古流芳”,还喝得酩酊大醉,倒在“宁家龙门”门口酣然大睡[见翟显长《毕节“宁家龙门”那些人和事》,载于《李逵劈鱼棋牌游戏平台》2018年10(下)总第175期]。
  杨徵华在《一代园丁 三朝风云》里写道,毕节杨家公馆的杨鑫林“聪慧异常,但吊儿郎当,又早年就惹上鸦片烟瘾,不振作。毕节人认为博学多才,在地方上小有名气”。章太炎“听说毕节有这么一个才子,特来拜访。我这老叔就在烟盘子旁边迎接别人。两个人通宵达旦谈古论今,毕节传为佳话说:‘老疯子会见小疯子!’”[见翟显长《毕节“杨家公馆”》,载于《李逵劈鱼棋牌游戏平台》2019年3(下)总第185期]。
  章太炎喝得酩酊大醉,一生并不多见。伍立杨在《潜龙在渊——章太炎传》里,生动地描述了章太炎两次醉酒的故事。
  第一次为光绪二十八年(1902)三月二十日,章太炎在日本横滨永乐酒楼与马君武、秦力山、冯自由等发起支那亡国242年纪念会,孙中山率领华侨精英与会,并主持纪念仪式,章太炎宣读《支那亡国二百四十二年纪念会书》。当天晚上,兴中会宴请章太炎等人士,与会者共八九桌。大家纷纷向章太炎敬酒,章太炎喝了70余杯,酩酊大醉,原本打算返回东京,当晚只好得歇横滨。
  第二次为1917年,章太炎在昆明期间,下榻于湖州人开设的八邑会馆,每天下午都到唐继尧军署聊天欢宴,或臧否人物,或议论时局,竟然通宵达旦。有一次宴会,饮用云南土酒,满座皆行酒令,随员吴宗慈和王芷塘酒量小且输得多,章太炎遂夺杯代饮。当日开怀畅饮,结果酩酊大醉,章太炎回舍蒙头大睡,醉卧三日而起。
  章太炎在毕节逗留时间不长,却给人留下“疯子”的印象。据毕节一小退休教师聂肇基老人讲述,在毕节期间,章太炎每次议事,下官因意见与其不合,便遭到杖击,因此常常受罪。章太炎每次出门,都由两位身强力壮的小伙子高举写有“大元帅府秘书长”的旗帜走在前面,前有士兵开道,后有士兵护送,20多人的队伍走在大街上,场面震撼,行色颇壮,在毕节一时传为美谈。有一天下午,章太炎喝得酩酊大醉,在回府途中想要小解,周围又没有厕所,便让士兵们背对着他,20多人围成一个大圆圈,为他遮羞,在大街就地“方便”。
  从广东出来算起,到昆明,辗转毕节,再到重庆,几个月的时光白白流逝。《章太炎自定年谱》“中华民国七年”条曰:“自六年七月以还,跋涉所至,一万四千余里,中间山水狞恶者,几三千里。”章太炎于1918年10月11日回到上海,11月13日在写给吴承仕的信里说:“仆此行自广东过交趾,入昆明。北出毕节,至于重庆。沿江抵万县,陆行至施南。南抵永顺、辰州,沿沅水至常德,渡洞庭入夏口以归。环绕南方各省一帀,凡万四千二百余里,山行居三分一。”
  西南之行,章太炎可谓呕心沥血,然而收效甚微。唐继尧虚与委蛇,表面上尊崇,却按兵不动。回到上海,章太炎愤激而无奈,发现“广西不过欲得湖南,云南不过欲得四川;借护法之虚名,以收蚕食鹰攫之效”,“惟欲割据三省,自固封殖”[章太炎《致刘英书》(1918年),载于《章太炎选集》第605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9月出版]。他对原先寄予极大期望的唐继尧失望最大,发出“西南与北方者,一丘之貉而已”的感慨,断言“中土果有人材能戡乱祸乱者,最近当待十年以后,非今日所敢望也”。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姓名:
评论:
(字数不能超过300个)
                               剩余字数:
本类热点